西方报业危机蔓延出版印刷穷途末路

德国的报业危机催生了一个新的复合名词:Zeitungssterben——报纸之死。贝塔斯曼Bertelsmann的杂志部门G+J宣布将停办《德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Deutschland以及《法兰克福评论报》FrankfurterRundschau申请破产这两件事发人深省。 


就连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Merkel也致以同情之意,呼吁报业振作起来。“我认为纸媒十分重要,”她在每周一期的网络公告中写道。但德国官员称,报业惨淡并非德国所独有。在德国注定将失去两家优秀日报之际,西班牙正在裁撤编辑人员,意大利也不时传出报纸合并的猜测。 


由于报纸本身规模和所服务市场都较小,一家欧洲报纸发生危机时不会像美国同类事件那样影响深远、充满戏剧性。比如说,《芝加哥论坛报》ChicagoTribune的出版商Tribune公司于2008年申请破产,而就在一年前,山姆•泽尔SamZell才花费82亿美元对该公司实施了杠杆收购。 


“但报业危机正在所有西方发达国家蔓延,”伦敦媒体咨询机构EndersResearch的道格拉斯•麦凯布DouglasMcCabe说,“尽管各国受到冲击的时间确实存在先后差别。” 


他表示,尽管已经感受到互联网的影响,但德国纸媒的闭关自守却超过了其他国家的同行:“德国纸媒市场较为分散,其网络化程度不及英国等国家。移动设备普及率较低,报业历来较为依赖报纸订阅。” 


德国报纸出版商协会表示,2012年报纸总销量为2110万份,较2005年下降17%左右。在一些英国优质报纸发行量下降40%乃至50%的同时,8月份《法兰克福汇报》FrankfurterAllgemeine的日发行量仍有35.5万份,仅下降5%。 


但这并不能阻止报纸广告收入的下滑。这种下滑在世纪之初广告客户开始转向网络端时便已初见端倪,并随着2008年的全球危机和欧元区危机而加剧。 


德国广告业协会表示,日报行业2011年的广告收入为36亿欧元,较12年前下降45%。 


这导致了《德国金融时报》——自2008年英国《金融时报》所有者培生集团Pearson出售了一半股权以来,该报为G+J全资所有——和《法兰克福评论报》的覆灭。《法兰克福评论报》已于11月中旬申请破产。 


欧洲最大经济体终于体会到了邻国已经遭遇的经历。法国民粹派报纸《法国晚报》France-Soir于去年12月停止发行印刷版,并在宣布破产之后于今年夏天关闭网络版。今年1月,财经日报《论坛报》LaTribune也放弃了印刷版,改为纯网络版。 


自从4年前经济危机爆发以来,西班牙已有多家纸媒刊物停刊。如今高端领域也开始面临压力,西班牙最受欢迎的报纸之一——《国家报》ElPaís就打算把460名员工裁掉三分之一左右。


报业低迷在意大利引发种种合并猜测,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RCSMediagroup旗下的《晚邮报》CorrieredellaSera和《米兰体育报》GazzettadelloSport可能与阿涅利 


Agnelli家族的《新闻报》LaStampa合并的事情。但这几家报刊均否认正在进行合并谈判。 


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Research驻伦敦分析师克劳迪奥•阿斯佩西ClaudioAspesi认为,报业必须面对更多报纸将关门停业的惨淡现实。 


他说,“或许只有少数纸媒能够开拓出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可能是那些大型的国际品牌”,如英国《金融时报》和美国《纽约时报》NewYorkTimes。“其他纸媒必须找到寡头老板,或是寻求大企业的庇护。” 


《法兰克福评论报》仍希望有投资者挺身而出,将其从破产边缘解救回来。《德国金融时报》的寻觅已经失败。阿斯佩西说,德国人似乎不会为了“非经济原因”而拥有一家报纸。他说:“似乎连德国的亿万富翁都比其他地方的亿万富翁更节俭。” 


这就如同存在于法国、意大利和英国的一种模式:富豪收购媒体,实现影响力与利润双收。财经日报《回声报》LesÉchos的所有者是伯纳德•阿尔诺BernardArnault控股的奢侈品集团路威酩轩LVMH;法国最有名的《世界报》LeMonde被左倾商人出手拯救;发行量最大(30.7万份)的日报《费加罗报》LeFigaro为国防集团达索Dassault拥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