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彩打印书籍在数码印刷背景下崛起

我们知道,图书的数码打印曾经的趋势是白纸黑字及全文纵览。因为大多数数码打印机都很难印制出专业的四色图书,所以就不得不采用胶版印刷。但随着时代的变化和科技的进步,全彩书的生产比之从前已更具可行性和经济性。单张纸数码打印技术的出现给我们带来了在短时间内高效率打印全彩书的可能性——它肩负的重任是开拓前景良好、销量逐年递增的图画书市场。如今,“4-up”技术和卷筒式“打印机/印刷机”正在进一步改良全彩出版的范式。


在我们进一步展开此文前,不妨来定义一些术语。如打印,其实从本质上来说它和印刷的区别相当大。打印是指把电脑或其他电子设备中的文字或图片等可见数据,通过打印机等输出在纸张等记录物上,它是将数字文件再生成复本,这使得打印机能够进行电子整理并有序地打印出书中的某些页;印刷是指以文字原稿或图像原稿为根据,应用直接或间接的方法制成印版,再在印版上敷上粘附性色料,在机械压力的效果下,使印版上必然量的粘附性色料转移到承印物外表上,再进行大批量复制,最终装订成册。但实际上,当现代技术的发展已经使纸张规格和输出速度越来越接近一台模拟再现设备(又名印刷机)的规格时,打印和印刷之间的界线也就逐渐模糊化了。在我的定义中,打印有很多印刷的特点,所以接下来所讲的“打印/印刷”两者的概念可能比较模糊。


仅在几年前,数码打印领域引入了新技术,这使人们一下子从复印时代走向了印刷时代,标志性事件是卷筒式数码打印机采用了干碳粉技术。(卷筒进纸、持续式进纸和卷筒纸其实都是同一个意思。)在此之前,单色或黑白双色打印技术已经持续应用了数十年。这数十年间,IBM和奥西(Océ )的打印机在市场上占据了主导地位,主要用于打印单据、报表和其他交易类文件。闪电资源公司(Lightning Source)是首家将该技术应用于图书出版的公司。不过图书封面仍得由一台专门的彩色打印机打印,然后在整合阶段,有一个条形码系统使书籍的书封和书芯相匹配。


赛康公司(xiekon)在1993年推出的卷筒式打印机是第一个使用全彩打印的设备,该设备的另一特色是它支持双面卷筒打印。我手上就有由这种设备打印出来的第一代全彩书——一本关于欧洲旅游的书。正是赛康的卷筒式打印机促成了全彩书市场的建立。


之后,奥西公司成功地将卷筒式全彩打印技术普及,并率先打开了账单市场(Transpromo Market),即在与交易有关的文件上打印广告进行产品宣传工作。干碳粉技术和喷墨技术都可用于这种打印。大日本网屏公司(Dainippon Screen)推出的Truepress Jet喷墨系统已和理光公司(Ricoh)达成合作,它们目前拥有全球数量最多的卷筒式全彩打印机。这些设备大多用于书籍打印,美国马萨诸塞州洛厄尔的国王打印公司(King Printing)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2008年,惠普喷墨轮转印刷机的诞生开启了印刷机发展的新历程。目前,全球已有100多家公司将该设备投入使用。该设备的卷轴有20英寸、30英寸或42英寸宽三种选择,这三种规格在图书打印机中很常见,因此实用性极高。位于马萨诸塞州切姆斯福德市的快递公司(Courier Corp.)目前就拥有3台这种机器。


除这些先进设备外,目前的大多数全彩书仍然使用小规格(12″×18″或者14″×20″)的双面打印机打印。佳能,惠普Indigo,柯达NexPress,柯尼卡Minolta(Konica Minolta), MGI, 理光(Ricoh)和施乐(Xerox)这些以生产小规格打印机为主的公司推动了按需印刷市场的发展。短版印刷和单本印刷的主要市场是自费出版和自助出版,而对出版商所需的要求更高的书籍印刷则并不理想。碳粉打印机使用有机光导体,这限制了所打印纸张的宽度,也是有些机器无法打印较大规格纸张的原因。


由此,数码彩印又研发了另一种技术,即所谓的B2打印机,也称为“4-up”打印机(因为纸张规格相当于4张A4纸的大小),这大大提高了输出效率。Indigo早在1998年就展示了这种设备的模型,但直到2012年才真正生产出第一批真机。该设备被命名为“the 10000”。惠普Indigo 10000目前正处于测试阶段,首批试用者都对它给予了高度评价。


2008年,富士胶片公司(FujiFilm)和大日本网屏公司也推介了4-up机器——尽管该机器直到2012年才进入市场。同年,该行业的Landa Nanographic打印机采用了喷墨式液体调色剂,这种技术使全彩打印所需的墨水量更节省。随着液体调色剂的不断改进和发展,Indigo、赛康和奥西公司新生产的设备也采用了此技术。


结合新的匹配系统,这些数码打印机/印刷机可以打印出一本到数百本数量的全彩图书。一旦新技术被采用,创新型企业就能快速开拓新市场。以往,全彩书的印刷需要相对长的工作线和运行周期。所以,对于一些全彩书印刷,海外生产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这些书可以被运往印度、新加坡或中国用更便宜的胶印。去年,我在香港有幸得见乔•帕斯卡(Joe Pasky),他是美国出版公司中国地区的印刷顾问,主要负责对图书印刷的颜色、质量上的监督,在印刷过程中他的主要工作就是“看书”。


新型数码打印机/印刷机也使一些工作需带回美国继续完成。由于新设备能支持更高级的短版印刷,出版商们正在享受“按需印刷”时代的好处。网上购书的增长和实体书店售书的下降也改变了购买纸质书籍的方式。更重要的是,无论是中小学、大学院校还是其他类别的机构,对全彩书的需求都处于上升趋势。


正如单色数码打印的出现给我们带来了按需印刷的图书市场,新的数码彩色打印机/印刷机的面世也正在加快各种形式的图书的生产,而且,单位时间内,比以往更多的彩色图书正在生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