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出版将为未来的高等教育带来新气象

目前,美国只有57%的大学生能够毕业。在这一指标上,美国排在36个发达国家中的第12位。奥巴马政府对此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在2020年前要将大学生毕业率上升至领先地位。而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培养出具有批判性思维、问题解决能力、创新知识储备的学生,技术作为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被广泛提及。通过平板设备和交互式数字出版物给高等教育带来的革命已成为一项重要议题。


平板电脑带来更好的习惯和表现


据市场情报公司IDC发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达到1.074亿台,而2010年这一数字仅为1700万。我们正在目睹数字内容分发和消费方式带来的重大转变。根据2011年培生基金会的调查,86%拥有平板电脑的大学生表示平板电脑可以帮助他们更有效地学习;76%的学生认为,平板电脑让他们在课堂上有更好的表现;70%的大学生和想上大学的高年级高中生对平板设备有兴趣;而20%的受访者计划在未来6个月内购买平板电脑。


为了迎合已习惯于电子科技的这一代人,教育机构需要走在平板电脑革命的前沿。平板设备可以改造并改善授课方式。数字教科书包含一系列互动功能,它们比纸质打印效果更加丰富;同时,数字教科书不再局限于静态图片,而是可以集成视频、音频、动画、互动式模拟,甚至360度旋转和全景效果;此外,大学有能力通过不同的屏幕效果和导航选项设置,来打造个性化的内容品牌。


交互式学习带来更长久的记忆


研究表明,交互内容可以提高学生记忆力。与看和读相比,学生们更喜欢动手操作,当与视频、图表、图形互动时,他们可以记住更多的信息。


在另一个层面上,数字出版可以帮助学生由被动学习转变为主动参与。俄勒冈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发起了一个以学生为主导的自发探索,这个探索的目的在于寻找新闻和平板设备在技术上的交集。学生创造了一个引人入胜的多媒体版大学报纸,除有传统出版元素外,还在其中纳入了照片和视频。在这个过程中,他们能够探索不同学科的特点,获得有竞争力的劳动力技能,成为动手生产者和通信形式的创新者。


数据分析助力学习成效检验


集成分析工具为教育工作者分析学生如何浏览、共享及与数字内容互动提供了有用的数据。这使高校更容易衡量学生的学习成效,从而明确最有建设性的信息、教学方法和知识传播工具。


教育工作者将能够一眼就看出哪门课程最常被访问,以及停留的时间最久。他们会看到最常被使用的导航路径,找到最受欢迎的授课内容,然后进行相应的调整来最大限度地提高学生的参与度。通过可见性的提高,教育工作者可以进一步提高学生的学习成果,并更好地分配有限的资源。


数字出版让获取知识更加容易


数字出版让教授学者或特定领域专家可以自行发布他们的教材或研究成果,并将其分发至每个平板设备上。教师可以快速更换内容,更好地跟上这个每一秒都会有知识更新的世界。在小范围内,他们可以通过网络为学生发布课程文件,而不用在纸质印刷品上进行回复。


通过利用互动技术,教育工作者可以将最复杂的学术或科学概念引入可理解的方式。举例来说,克里斯托弗和达纳里夫基金会曾与美国凯斯西储大学的研究人员记录硬脑膜刺激对于出现下肢瘫痪的影像。通过使用交互式数字出版工具,研究人员生动地展示了一个在以前看来非常神秘的科学研究结果,例如用延时摄影的方式展现神经的再生过程。


胜任一切出版任务


时髦、轻巧的平板电脑不仅能给学生提供引人入胜的互动内容,也给教育工作者、管理人员等提供了新的机会。大学校园已经开始在沟通交流上使用数字出版工具,如招生、课程内容设置以及学术研究的出版。


许多顶尖大学都发现,数字出版可以重新定义校友通讯录和校园杂志——这些出版物往往较少依赖外部出版商或供应商。例如,克莱姆森大学的校友杂志《克莱姆森世界》现在就可以在iPad上下载阅读。这本电子杂志专为平板读者编写和设计,其中包括视频和动画等多媒体内容。印第安纳大学的“IU Libris”应用,则可以使iPad用户免费获得大学的一些杂志和出版物。


内容更新、可持续出版获青睐


通过不同的平台与终端,数字出版物可以很容易拥有广泛的群众,比如iPad、Kindle Fire等。更何况,这种数字出版物本身访问速度快,成本效益高,在许多情况下,内容可以在一次创建后,交付到多个平台和操作系统中进行分发,在降低出版成本的同时,有利于获得更广泛的用户。


数字出版在高等教育领域的应用仍处于早期阶段,但互动内容的质量、数量和种类正在迅速提高与扩大。未来,平板电脑和数字出版关键技术的发展,将会对大学生和教育工作者带来积极的变化和影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