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华人最后的手抄报——印度商报

去印度的加尔各答之前,我去过好些国家的“唐人街”,但“塔坝”还是让我感觉有些异样。“塔坝”是加尔各答西北郊的中国城,建筑陈旧粗糙,街道狭窄,人也不多,到处散发着难闻的气味。 


据记载,塔坝原先是一片沼泽地,早在18世纪就有一位年轻的华人天主教徒到这里定居。到1951年,这里的华人多达9万余人。后来由于各种原因,大多数华人陆续离开印度,到现在,当地只剩下千余人,其中绝大多数是广东梅县人的后裔。塔坝人经营的主要是印度人不愿干的皮革生意,鼎盛时期有200多家皮革厂,每天处理3万张牛皮,占印度全部皮革生产的五分之一。那些难闻的气味就出自那些皮革工厂。 


令我惊奇的是塔坝华人办的中文《印度商报》,绝对是史上发行时间最长的一份手抄报。这份报纸从1967年开始由当地华人集资创办,长期手刻蜡纸抄写内文,用红、黑油墨印刷出版,每天一期,从未中断过。发行范围除塔坝和加尔各答外,还远及孟买和德里等地区。上世纪七十年代是该报的高峰时期,总发行量超过七百份,塔坝的皮革商们也纷纷在上面投放广告。当时,这份报纸还有个竞争者《印度日报》,但现在《印度日报》已停刊多年。 


我去了这家幸存的报社,它距塔坝的入口处不远,在塔坝厂商理事会会馆中。会馆的房子是几间平房,老旧得不能再老,墙皮斑驳,窗棂腐朽,室内光线昏暗。正门的议事厅墙上悬挂着各届会长的照片,商报的办公室内简陋到极致,办公桌、椅子和油印设备都颇具历史感,让我感觉时空倒转,仿佛回到了上世纪三四十年代。 


时值酷暑,报社里只有几台老式电风扇,发出“卡拉卡拉”的金属摩擦声。我见到报社的总发行人陈其蕊先生,他个子不高,身材瘦削,戴着一副深度近视眼镜,颇像当年老报馆的编辑。在这里他工作了大半生,现在他26岁的女儿也帮他做点事。多年来,他们一直坚持用手写的方式出报,每天出对开纸一至一张半,四到六版。主要版面包括国际要闻、本地新闻、中国大陆新闻、中国台湾新闻、小说连载和广告。 


那时,中国驻加尔各答总领事馆给报社赠送了一台电脑,他们才开始每天上网收集信息,加上少量的当地新闻和企业广告,一早汇集到陈其蕊先生那里,陈先生审定后,再开始编报。以前当然是用手刻写,近几年才用上电脑打印,然后剪贴下来排版,最后在复印机上批量复印出其实,我当时很想问这么一句:这份报纸还有必要办下去吗?但是,看着陈其蕊先生瘦弱的身躯,我便不忍心开口问他。他平静而坚定地告诉我:我们一定要有一份华文报纸,我会为它干到不能干的时候。 


可能很多人不太能理解印度华人的心情,其实他们对中国文化有着深深的依恋之心。塔坝原来还有一所中学,叫培梅中学,意为培养梅县的子弟,这是印度最后一所教授汉语课程的中学,鼎盛时期最多曾有1000多名学生,我去的时候还有几十名学生坚持上课。但如今已停止招生,成了一所空校,目前只供当地华人举办婚宴或为社团提供活动场所。 


能够念中文书、读中文报纸、说中国话,对塔坝的华人来说,算得上一种奢望。由于皮革生产污染环境,塔坝的皮革厂纷纷关闭或转营餐饮,塔坝日渐衰落,80%以上的华人移民加拿大或其他国家,那份惨淡经营的《印度商报》以后是否还能办下去,明显是个问题。但是,由这份手抄报,我看到了当地华人多年来对中国文化持续的热诚和挚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