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新闻周刊》“复出”印刷能否扭亏为盈?

2012年底,由于读者大量转向在线传媒,西方传统媒体的广告经营收入下降,先是德国的老牌报纸《德国金融时报》停刊,接着是经营了80年的美国《新闻周刊》宣布停止纸质版的出版,并在Twitter上发布最后一期纸质版杂志封面,这个曾在巅峰时发行量达到330万份的《新闻周刊》在2013年全面走向了数字化。然而,就在美国《新闻周刊》出售给美国数字新闻公司IBT传媒后不过十几个月,该周刊又宣布重新恢复纸质版的出版。今年3月,《新闻周刊》新的第一期印刷量在美国有7万份,在欧洲也有7万份。这一举动引起了业界的好奇。


主要收入来自订阅


美国《新闻周刊》几易其主,上世纪90年代初期,发行量最高时曾达到330万份,而2010年则一路下滑到150万份,并背负4700万美元的债务。它的老东家华盛顿邮报集团将其转手加州亿万富翁西德尼•哈曼,后者将其与美国互联网公司IAC旗下的野兽日报网站合并。最终,《新闻周刊》于2013年初停止印刷纸质版,为此每年可以节约4000万美元。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不久,IAC又宣布要卖掉《新闻周刊》,最终一家规模尚小的数字媒体公司IBT在2013年8月接手《新闻周刊》,之后便开始着手恢复纸质版《新闻周刊》。


2013年9月,新上任的总编吉姆•伊波科表示,《新闻周刊》恢复纸质版出版后,其商业模式将更加依靠订阅模式,而非过去《时代周刊》那样的零售模式。《新闻周刊》的东家、IBT传媒的共同发起人和CEO艾蒂安•乌扎克也表示,纸质版90%的收入将来自于订阅收入。为提升订阅量,恢复的纸质版会提供订阅优惠价格,在美国,每份的售价为8美元,比纸质版停刊前的4.99美元有60%的大幅上涨。但订阅一年52期的价格为149.99美元,大约2.9美元一期,同时可以在电脑上阅读网络版,这一价格能确保盈利。


艾蒂安表示,在过去,印刷杂志的广告收入比发行量下降的速度更快,这是许多依靠传统广告收入的杂志在维持运营方面面临困难的主要原因。这些杂志的订阅价格不高,但是要在每周出版一期的频率下制作和销售,这样做的成本很高。而随着广告收入的减少,这些杂志仍然维持着以往的运转模式,这是问题所在。


探索新型盈利模式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周葆华分析,《新闻周刊》重推纸质版,是对新的经营模式和销售模式的一种探索。“一方面是通过集约型的经营方式来控制成本,另一方面实行捆绑式的销售方式,用户可以订阅同时有网络版和纸质版的套餐。”《新闻周刊》的竞争对手《时代周刊》在网上的订阅渠道显示,453.6美元可以得到162期纸质版+电子版+网站的独家内容,而《纽约客》的订阅方式则有单独纸质版、单独网络版和套餐3种方式,前两者的定价均为59.99美元一年,而套餐只要69.99美元就能同时享用电子版和纸质版。从用户需求角度出发,尽管目前阅读传统纸媒的人数在减少,但仍会有读者有阅读、收藏的需求,故而针对不同读者群做出不同组合套餐、线上线下整合的销售方式不失为一种优化的经营模式。


线上与线下的整合正在成为报刊和网络媒体发展的趋势。传统媒体最初推出线上产品,为的是留住受众,扩大影响力。随着读者阅读平台和习惯的转移,更加强调的是刊网的互动,两者在内容生产流程、经营模式上彼此互动。周葆华表示,将来趋势是杂志以网络为主,保留品牌和内容生产能力,平台和技术则完全转移到新媒体,杂志开始围绕互联网平台来生产内容。


周葆华对《新闻周刊》回归后的内容表示,网络平台可以增强时效性、反应能力和信息集纳能力,会有更多与读者的互动。而纸质版通常是沉淀性的内容,更多是解释性的报道、整合性的评论、深度的专题。在线上获取第一信息情况下,在线下做好信息整理和深度解读。以此可增强某一媒体品牌的集体印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