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政府印刷局:数字印刷者还是数字出版者

在数字化转型的时期,美国政府印刷局(GPO)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它究竟应该成为什么样的政府信息“公开人”呢?获取政府提供的信息是否还应该收费呢?


在上周美国众议院拨款委员会立法小组委员会的例会上,美国政府印刷局(以下简称“GPO”)的定位问题引发了会议的讨论:它究竟是传统意义上的官方印刷机构,还是将会成为未来政府信息的数字出版者?


在论证发言中,支持GPO定位为“官方印刷机构”的达维塔•万斯库克强调了GPO在向数字时代转型过程中的努力,并表示该机构已经演化成为一个出版性质的机构。不幸的是,GPO常常无法采取有效的行动表示其可以完全地投入这一新角色,而只能保证未来它会成为一个重要的信息来源。


万斯库克提到了一些重要的机构性的行动计划,并称之为“以指数方式扩大公众获取政府信息的入口,”其中包括通过联邦数字系统向公众开放80万份联邦文件以及最近以XML格式批量公开的议会法案。


这些措施都很重要而且值得称赞,但是GPO在面对数字化信息的出版者这一角色时总是显得犹豫不决。例如,通过议会的领导层提供法律数据的批量入口的推动力就有所不足。除此之外,该机构推出了的包含Plum Book (一本包含超过8000个由总统任命的联邦职位的册子)的手机应用并没有使得这本册子内的数据批量地呈现、也没有提供进入应用程序界面的入口,这样就限制了第三方对数据的二次使用或者对相关信息进行系统地分析。我们仍然在等GPO 把《宪法》(注释版)变成像联合委员会的直接印制版一样可供公众获取。这些例子,以及其他的类似情形都是我们应当考虑的。


GPO的确有机会抓住未来的数字化机遇成为政府信息的重要且有效来源。万斯库克女士在她的书面论证中也表示支持这一观点,她还特别肯定了GPO在批量格式转化上的能力,包括“数据被重复使用和重新目的化……转化成电子书、应用程序,以及其他形式的内容传递,包括数据插件以及其他第三方提供的分析工具,这都为政府的透明办公和公开性有所贡献。”为了使以上的这些成为现实,GPO必须承担大于数字印刷者的职能,严格控制他们提供的信息的形式、基调以及保证他们提供的信息的实用性。在公开数据的同时,相关性也需要得到保障。


目前的经济形式并没有减轻GPO的负担,但是要为政府信息提供一个开放的、批量式的、免费的入口,该机构当从一个PDF文件出版者转化成为一个重要的信息来源——这一来源享有无数的应用程序、网站以及其他的数字化工具。


遗憾的是,国家公共行政学院最近的一份报告提出,该机构应该采取一种不同的方式来探索如何提供一种免费的或者通过联邦数字系统能够进行下载的机制,并以此来保证经费。而这一举措将严重限制现有的公共信息获取。万斯库克在她的论证中也高度肯定了国家公共行政学院的这份报告,但她并没有特别指出要通过向美国民众收取费用来维持政府相应的开支。


我的同事埃里克•米尔针对使用和下载联邦数字系统的收费问题做了一个非常漂亮的总结,他在月初时写道“在这个基础之上,并没有什么所谓的政府信息费用。诸如GovTrack.us、OpenCongress、Scout甚至还有FederalRegister.gov 这样的公共服务系统,它们存在的理由就在于他们有第一手的完整的数据资料——可能会数达百万页——这些数据均来自联邦数据系统。”的确,第三方的使用行为丰富了GPO向公众公布的信息。


万斯库克女士还谈到了GPO在美国民众面前的“公告人”的角色,她引用了麦迪逊总统的话:“知识将永远统治无知,如果一个民族想要成为自己的统治者,就必须用知识的力量来武装自己。”如果GPO希望继续扮演用知识武装美国民众的角色,它就必须努力保证他们提供的政府信息是通过实用的格式免费提供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